通灵宝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等高线 > 正文内容

午夜包子_故事

来源:通灵宝玉网   时间: 2020-10-16

  马明明卖力的蹬着自行车,在昏黄的路灯下穿梭,身影忽明忽暗。现在已经是深夜十二点了,路上寂静无声。马明明蹬着自行车想:明天就把工作辞了,这真不是人干的活。

  下了公路转向了条低洼不平的小路,马明明借着淡淡地月光继续走。周围黑漆漆地,看得他心里发毛,脚上又加了把力气,希望能早点到家。路面坑洼不平,自行车颠得哗啦啦直响,好像随时都可能散架,可马明明顾不了那么多了,他一想到明天公司那些没完没了的招标书脑袋就疼。就在这时“喀”的一声,马明明只觉得脚上失去了支撑,好像两腿悬在半空不停的蹬圈。他赶紧停下来,原来是链条断了。这真是怕什么就来什么。

  月亮藏进了云里。夜,黑不见底。马明明点上支烟,在夜里忽明忽暗。这时他发现前面不远有一盏橘黄色的灯,若隐若现。这马明明激动不已。这里有很多小巷,他从来没有留意过,也许今天并没有倒霉透顶,能把车子修好也说不准。打定主意,马明明决定进胡同去碰碰运气。

  这条胡同看起来不深,但好像永远都走不到尽头。就当他准备返身回去的时候,发现自己已经到了灯前。焦黄的灯泡悬在一棵歪脖子大槐树上,树干上还悬着一个白底红字的木牌,木牌上写着两个打字:包子。一个人正蹲在灶台前添火。灶台的笼屉上冒着蒸腾的热气,空气中弥漫着浓浓地香味。那个人缓缓地转过身来,笑呵呵地说:“吃包子吗?”这个人也就二十多岁的年纪。

  当马明明的目光落在对方的脸上时自禁的倒退了一步,脊背一阵阵发凉。怎么这个人没有眼睛!眼眶里竟然空无一物!马明明说:“你……你……”年轻人笑眯眯地向马明明走来,在灯光下他的眼眶里闪出一丝光。一双黑白分明的大眼睛,炯炯有神的看着他。马明明悬起的心才落了下来。年轻人的短发硬撅撅地挺立着,像个刺猬,再加上那双明亮的眼睛显得格外精神,这让马明明不禁对这个和自己年龄相仿的年轻人多了一丝亲切感。

  年轻人说:“要不要尝尝我做的包子?”马明明闻着扑鼻的香气,肚子还真有点饿了,便坐到一张小桌子面前随口问:“来一笼吧。这么晚了还卖包子?”年轻人说:“我专做你们这种上夜班人的生意。”马明明心里一紧,难不成是开黑店的?他警惕的看看四周,这时对方已经把包子端上来了。

  包子散发出一股迷人的肉香,这让他很快就把所有的顾虑都忘记了。他咬上一口,顿时觉得五脏六腑都如沐浴春风一般。他一连吃了四笼,直到在也吃不下为止。这时小伙子说:“明天在来吧。”马明明摸摸自己凸起的肚子打趣的说:“做生意害怕大肚客啊?”年轻人笑呵呵地说:“我把你自行车都修好了。”马明明心里一暖,没有到这个人还是个热心肠。北京癫痫专科医院排名>

  回家的路上,马明明总感觉怪怪地。这个年轻人岁数不大怎么大半夜的这么僻静的地方买包子?不但热心肠,而且包子也物美价廉,一笼屉才两块钱。这么好的人,这么好吃的包子,如果白天在闹市经营肯定会大卖特卖。真是让人想不通。

  之后马明明每天晚上回家都要去吃包子,这包子不但好吃,而且他还吃上了瘾。只要一天不吃就觉得浑身没力气,做事也常常出错。为此老板已经好几次冲他发火了。去的多了,马明明得知这个年轻人叫田庆文,田庆文说自己白天到一个小公司上班,晚上就来买包子只是想多挣几个钱。虽然田庆文的解释打消了马明明之前的一些疑虑,但他总觉得这个田庆文浑身上下都透着一丝古怪。特别是最近,田庆文的突然腿瘸了,而且一天比一天瘸得厉害。正当马明明想问个究竟的时候他的腿竟然又好了,可他的胳膊似乎又出现了问题,衣袖总是湿漉漉地像被水泡过一样。

  这天晚上马明明又来到了包子铺。田庆文依然热情地招待了他。马明明一边大口吃着包子边问:“你这包子是怎么做的?这么好吃。是不是放了大烟壳?我都吃上瘾了。”田庆文笑而不答。马明明想:也是,如果把这包子的做法告诉别人,让人把这包子的做法偷了去那不是砸自己的生意吗?

  田庆文说:“这是偏方。”马明明忙说:“知道,知道。”田庆文说:“你还只能吃两天了。”马明明一惊问:“你不开包子铺了?”田庆文笑笑说:“不开了。你已经把我的肉馅快吃没了。”马明明问:“肉馅没了可以做啊!不瞒你,只要我一天不吃你的包子我就浑身没劲,做事也犯糊涂。”田庆文说:“两天以后你就不会想吃包子了。”马明明疑惑的问:“怎么可能?”田庆文略带诡异的说:“可能,可能……”这时马明明发现田庆文的脸惨白的像一张纸,看得他心惊肉跳。他忙低下头,拼命地往嘴里填包子。

  作者寄语:请来吃包子吧。

  回到家马明明躺在床上怎么也睡不着。他还在想田庆文的话,他用舌头舔舔嘴唇,口中还满是肉香。他想不通为什么田庆文两天后就不买包子了,难道是他生病了?包子馅到底是用什么特殊调料做成的。他从床上坐起来,打开灯,走到桌前打开一个饭盒子,里面静静地躺着两个包子。迷人的香味顿时溢满了屋子。这是他今晚偷偷地带回来的,他想研究研究这包子到底是什么怎么做成的,将来自己创业去卖包子也不错。马明明为自己的商业头脑感到兴奋不已。

  第二天一大早,他向公司请了事假。他洗漱完毕,拿出饭盒。口水情不自禁的流了出来。打开饭盒昨晚两个雪白的包子经已经变成了灰黄色。舔舔嘴唇,迫不及待的拿起一个包子就放进了嘴里。“咯吱”马明明咬到了一个硬邦邦地东西。他忙用手把嘴里的硬物拿出来,不禁吓了一跳。竟然是一截手指!

  马明明怎么治愈儿童癫痫“哇”一声把嘴里的东西吐了出来,房间内顿时充满了恶臭。马明明冲进厕所不停的呕吐,五脏六腑如翻江倒海般的翻滚。包子里怎么会有手指?难道田庆文做的是人肉馅包子,莫非他是个杀人犯?不行,得报警!马明明拿起电话,又犹豫了,田庆文长得白白净净,斯斯文文。不像是杀人犯,如果冤枉了好人那可……

  正午的阳光晃得人头昏目眩,街上连个人影都没有。马明明浑身被汗水浸透了,但心里却冷的像块冰,一想到早上的事情,全身就不住的打冷战。特别是那截手指头,一想起就让他恶心。

  马明明想找到那个胡同口,但是在那条他经常走的路上来来回回走了三遍,却怎么也找不到。奇怪了,怎么会找不到呢?黑灯瞎火的自己都能轻易找到,怎么这大白天到找不到那条胡同了?真是活见鬼。

  就在马明明胡思乱想的时候,不留神撞在了电线杆上。这下撞得不轻,手背上被划了一道口子。疼得马明明直咬牙。这时一个声音说:“小伙子,你遇见不干净的东西了。”马明明吓了一跳,寻声望去只见一个衣衫褴褛的老人斜靠在墙角的阴凉处打盹。他身边还放着一个缺了口的瓷碗。

  马明明踉踉跄跄地走过去,忍着疼问:“你说什么?”老人说:“在这里我见过好几个像你这样的年轻人,失魂落魄的在这条路上转来转去。后来他们就都失踪了。”马明明紧张的问:“你怎么知道他们失踪了?”老人说:“因为有警察来问过我。”

  马明明继续问:“你刚才说我遇见不干净的东西是什么意思?”老人说:“我说你遇见鬼了。”马明明惊出了一身冷汗,忙问:“那我该怎么办?”老人不紧不慢地说:“你现在去买一只公鸡,把鸡血和水混在一起,晚上泡在混有鸡血的水里,不要出来直到天亮。连续两个晚上,如果你能平安渡过,就会没事。”马明明忙问:“如果不能平安渡过呢?”老人悠悠说:“那你只能去买包子了。”说完竟然别过脸又睡了过去。

  夜幕慢慢降临,马明明将公鸡血放到浴缸里,水慢慢变成了红色。马明明把房间中所有的灯都打开,他觉得通明的灯光可以驱散他心中的恐惧。他沉在浴缸里,心里却七上八下,莫名的恐惧萦绕在他心头。

  房间里的一切都静静地待在原地温顺的像一群奴隶。马明明迷迷糊糊中感觉到自己又走进了那个深邃的胡同。笼屉上翻滚着蒸腾的白汽,空气中还弥漫着肉香。田庆文正在向自己招手。他想离开但脚却不由自主的向田庆文走去。

  田庆文端上一屉包子。马明明所有的恐惧和不安里顿时消失的无影无踪,脑子里除了包子还是包子。他贪婪的把包子放到嘴里大口的吃了起来,顿时嘴中满是香气。很快包子就被马明明吃一扫而光。不知什么时候田庆文已经站在了马明明的身后。田庆文说:“好吃吗?”马明明机械的点点头。田庆文咧嘴一笑治疗癫痫病的专科医院是哪家,露出残缺不全的牙齿说:“想知道包子的做法吗?”马明明刚想说话,突然发现田庆文竟然没有身子,只有一个脑袋悬在半空。马明明大惊:“你……你……你的身子呢?”田庆文嘿嘿地笑了起来,说:“都被你吃了。”马明明大叫一声,便晕了过去。

  马明明醒来时竟然发现自己倒在路边,头昏沉沉地。他支撑着身边的一棵大树站起身子,突然觉得这个地方似曾相识。当他发现自己依靠着是一棵歪脖子大槐树时,才发现这里竟然就是田庆文买包子的地方!他忙四下扫看,却没有任何包子铺的痕迹。马明明顿时冒出一身冷汗!看来自己真的遇见鬼了,莫非昨天晚上自己迷迷糊糊中又来到了这里来吃包子了?

  马明明走出胡同,刺眼的阳光,让整个世界都白茫茫一片。在白色的世界里他依稀看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身影,是昨天那个老乞丐。他像遇见了救世主一样扑过去,紧紧地抓住老人的手说:““救命,救命,救救我。”老人扶住马明明说:“慢慢说,别着急。”马明明赶忙把自己的遭遇说了一遍。听完马明明的话,老人面露凝重。马明明急迫的问:“老人家我该怎么办?我该怎么办?”

  老人说:““还有一个办法,但我不知道行不行。”马明明忙说:“无论什么办法,你说吧。我一切都照办。”老人说:“今天晚上你把自己锁住,然后……”就在这时响起刺耳的刹车声打断了老人的话,紧接着老人单薄的身子就飞了出去,重重地摔在了地上。血很快就从身子下边渗出,在红白的世界里,马明明只觉得天旋地转。

  作者寄语:请来吃包子吧。

  马明明醒来时已经在医院了,他猛得从床上坐了起来。床前的人被吓得提高了一个声贝。马明明从床上翻下来说:“这是在那里?”身边人回答说:“医院,你快躺下。现在你很虚弱。”原来是一位护士。马明明忙忍着全身的酸痛问:“那老人呢?”护士冷冷地回答:“死了。你可真够命大的,整个身子都钻进车底下了,竟然一点伤都没有。快躺下,你……”护士转过身却发现病人已经不见了,只有房门还在动。

  马明明回到家,用铁链将自己锁在了卫生间里。铁链将马明明的脚与通水管连在一起。他把自己关在这个狭小而封闭的空间里,想把所有的恐惧也都关在心中某个角落。但是恐惧就在他心中突突地跳,跳的他全身都不住的颤抖。他把钥匙扔到马桶里,让水把钥匙冲进了下水道。他怕自己会迷迷糊糊中会打开锁再去吃包子。马明明坐在地上,无力的斜靠在墙上,想老人未说完的话,他会说什么呢?

  世界安静极了。马明明看看表,又到了晚上。现在他能做的就是慢慢地等待天亮,一分一秒对他来说都是煎熬。他望着手表怔怔地发呆。

  朦胧中他看见手表上有一个人影在晃动,他一惊猛地站起来,手表掉在地上。他拉开门就想跑,脚南宁治疗癫痫病的医院上传来一阵钻心的疼。马明明马上回过神来,告诉自己不能出去,不能跑。他蜷缩在墙角,用脚将表踢离自己的身边。

  一缕肉香钻进了马明明的鼻子,让他昏昏沉沉的脑袋立刻来了精神,他依着身子寻找肉香的来源。终于发现香味来自马桶里面,他探过头去,一只干枯的手缓缓地伸了出来,手里还端着一屉热气腾腾地包子。马明明惊叫一声,慌忙伸手将马桶盖上。包子散落了一地,一只皱巴巴地手,被夹在马桶盖下,不停的抽动,并不时传出骨头被压碎的声音。马明明双手紧紧压在马桶盖上,此时他似乎已经忘了什么是恐惧,他只想让眼前这双手在自己眼前消失。“砰”的一声,马桶盖重重地盖上了,那支手被硬生生地被夹断,掉在地上,干枯的五指一张一合。

  雪白的包子,静静地躺在地上,勾人的肉香让马明明感到情不自禁。他的手不停地抽搐,抖动。潜在的意识让他把手狠狠地摔在墙上,墙上马上印出了血痕。

  可是,马明明马上意识到除了正常的思维。他的手,他的身子,他的一切都被一种力量接管了,他的手抓起地上的包子。马明明感到自己仿佛悬在半空中,满身的力气用不出来。最后一个包子已经被拿在了手里。马明明的眼睛死死地盯在包子,缓缓送到他的嘴边。这时,他的手停了下来。墙面上出现了一张狰狞的脸,在冲着马明明嘿嘿地笑。马明明很快就认出了田文庆的脸,那张斯文白净的脸,现在拧成了一团。“你吃了这最后一个包子,我就可以投胎转世了。”马明明刚想说话,最后一个包子就塞进了他的嘴里。马明明喉咙里发出低吼,然后一头扎进了浴缸里。

  浴缸里还放着昨天晚上的鸡血水,马明明完全淹没在了红色的水中。顿时觉得一身轻松。马明明从水里挣扎出来,感到嗓子里卡了东西。他干呕几下,从嘴里吐出一个硬物,掉在了浴缸里。那东西在水中沉沉浮浮,飘飘荡荡。

  待水平静后,马明明发现漂在水面上的竟然是一只黑白分明的眼睛,眼睛在水里打着转,正在盯着自己。马明明从浴缸里跳出来,刚打开却被绊倒在了地上,铁链被挣得哗啦啦直响。马明明在地上拼命的往外爬,他脚一紧,身子猛然间被拖了回去。他回头望去,竟然是一双手正在拽自己的脚。马明明想大声呼救,声音却堵在嗓子眼发不出来。

  门“砰”的一声重重地关上了。

  ######

  夜深似幕,寂静无声。一只黑猫蹲在墙头闪着幽灵般的眼睛。一个人影急匆匆地向这边赶来,黑猫尖叫一声,窜下了墙头消失在了夜色里。

  在胡同的尽头一棵歪脖子槐树下,马明明蹲在灶台前,脸上挂着诡异的笑,嘴里轻轻地叨念着:今晚终于有人来吃包子了……

  作者寄语:请来吃包子吧。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qcgfl.com  通灵宝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