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宝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等高线 > 正文内容

关于家乡的抒情散文作品_散文

来源:通灵宝玉网   时间: 2020-10-16

  家乡是花园,有着鲜花的芬芳;家乡是森林,有着绿树的清凉;家乡是田野,有着收获的希望;家乡是雪景,有着冰晶的闪亮。下面是美文网小编整理的关于家乡的抒情散文作品,欢迎阅读。

  关于家乡的抒情散文作品篇一:醉美家乡

  “盘江西绕七星关,可渡桥边万仞山。”我的家乡在北盘江岸,比邻贵州。江水由西向东,像一条舞动的飘带,将这片神奇的土地隔为南北两块。南边群峰逶迤,松柏繁茂,土地肥沃;北边壁立千仞,险峻巍峨,重峦叠嶂。家乡坐落在南岸,像一个和乐的婴儿躺在摇篮里,还能时时倾听旋律悠扬的摇篮曲。对岸的悬崖构成一道屏障,挡住了北来的风,“婴儿”舒适地享受温暖的阳光。

  冬春两季,江面水流缓处清澈见底,可见鱼儿嬉戏。水流急处白浪滚滚,跃动千堆雪。盛夏则江水猛涨,浊浪翻腾,滔声震天,江上有两座桥,一座单拱钢筋混泥土大桥,无论白昼,车来人往,络绎不绝,是连接云贵的纽带。另一座三拱石桥,古朴典雅,恬静地卧在江上悠闲地静听潮水的轻唱。桥头垂柳依依,若是晚上,泻下的月光,定会拨动桥上的人儿情思千千结。两桥相隔三十米左右,默契回望,静默相守,书写着古今神话的传奇。

  这座石桥叫“普济桥”,是有来历的。光绪年间,曲靖文官赵勋丞当年进京赶考,路经此地,须过此江,临江犯难,洪水暴涨,如何渡江?他当即发下誓言:“苍天在上,如明日水落,令吾渡河而不误考期,高中后定来此修筑一石桥,普度众生。”翌日,江水果然减退,他得以顺利过江,如期赶考。之后,命其子赵越(广东虎门总司令)还愿修桥。有诗赞曰:“将军乐善,以济行人,履道坦坦,人皆颂之。”

  家乡偏远,却美景如画。人在画中,画在诗中。

  “仙境留何处,宛温水月宫;蟠桃栽哪里?花片泛溪中。”“桃花溪”是江岸的一条沟,沟里巨石林立,溪水潺潺,一年四季是最热闹的。五十年代前,沟两侧的山坡上,到处是野桃树,春暖燕来,繁花似锦,蜂闹蝶舞,风惊花雨,纷落水中,清溪泛锦,呈现出“花在水中飘,水在花中游”的奇景。如今,沟岸也植桃树,垂柳。芳节至,暖风拂过,桃夭柳儿童癫痫症状怎么治媚,芦花起舞,引来闲人如梭,有的干脆亮开喉咙对唱情歌,春光醉人,人且自醉。悬崖上有个石洞,里面一股清泉直泻沟底,形成一个天然的瀑布,江风顺沟而上,习习匀匀,吹散瀑布,细密的水珠漫天飞舞,似片片飘飞的雪花。织成青烟,凝成云雾。

  瀑布下有个山洞,像半个月亮。即使盛夏,也是天然的冷库。因此,是极好的避暑胜地。或坐洞中,或躲石下,或卧石顶,随意地谈天,散漫地拨水,悠闲地玩牌。四野的翠帐,既养眼,又清心。如果山水暴涨,崖顶飞泻而下的洪流形成气势壮观的瀑布,足可震慑心魄。秋来风凉,草黄菊艳,芦丛举旗,叠翠流金。就地取材,清甜的溪水,干燥的柴禾,石头垒的锅庄,早有人支起大铁锅,炖上土生土长的山羊肉,冒着腾腾的白气,香飘四溢。

  邀约上亲朋良友,咂一口自酿的包谷酒,豪爽地大嚼,开怀地狂笑。火堆里烧得黑乎乎的马铃薯,用树枝敲敲打打,外壳金黄脆香,里面白嫩甘甜,回味无穷。冬景萧条,草枯叶落,芦花百胜雪。喜欢锻炼的人们细数着阶梯,从山脚喘到山顶,从山顶奔到山脚。三五成群,来来往往,是扯不断的线,是挣不散的珠。摩崖石刻字迹清晰,传说为徐霞客所题:“仁知之情,动静之理,桃花流水,出自人间,云影苔痕,自成岁月。”

  “可渡山水堪一绝,万丈悬崖如刀切。”桃花溪右侧的悬崖,当地老百姓称“老白岩”。砂石结构,岩面笔直,像钢刀切开一般,十分齐整。岩上灌木丛生,郁郁葱葱,藤萝缠绕,苍苍翠翠。裸露出的山岩的肌肤,似白玉,胜嫩藕,衬着翠帐,仿佛白雪堆积在葱郁的枝头,炎夏哪有雪?探寻白岩峰。因此得名“翠屏积雪”。白色的砂粒其实是氧化了的酸矾,风一吹,纷纷扬扬撒落下来。空中落何物?疑是雪花飘。此景名为“雪花盖顶”。清朝文官陆天宝曾诗赋:“屏列桥西翠色绕,岩花落尽雪花飘;幽岩不负春风热,几度经春雪未消。”

  翠屏岩半山腰,有一组醒目的摩崖石刻,传说为诸葛亮所题。三国时期,孔明南征,五月渡泸,深入不毛,七擒孟获,分三路大军入滇,会师曲靖。诸葛亮班师回朝,取道滇东北,路经此地,正值盛夏,雨过天晴,一弯长虹挂山腰,汹涌澎湃的江水滚滚东流,河岸有丹顶鹤安然觅食,于是挥毫泼墨,在石壁上题下“飞虹伫鹤”。后有人按笔迹雕凿,得以留传至今。

  大军欲渡江,昆明市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效果好水流湍急,将军命人沿江探寻,回报曰:“有舟楫可渡。”将军喜曰:“可渡就好!”家乡“可渡”之名由此而来。

  大军在盘江南岸安营扎寨,周长五百米的范围,如今还保留遗址呢。

  离翠屏岩不远的崖顶上有个石洞,洞中佛像二十一座,佛、道、儒三教合一。始建于明末清初,常年香火不断,庙会十几次,经历年修缮,寺庙已初具规模。最热闹的是“三月三”,有上万人云集这里,三月初一到初三,无论白昼,香客络绎不绝。特别到了夜晚,星星点点的灯火从山脚蜿蜒到山顶,像蠕动的巨龙,像闪烁的珠串。要拜佛,可不容易,得从山脚爬到山顶,盘旋曲折的阶梯,望不到尽头,即使空身,还没到山腰就已气喘吁吁,腿脚酸软,香汗淋漓,停下一歇,更是无力,此时是考验人的意志力的时候了。

  怀着信念,拖着双腿,爬到庙门口,早已急喘如牛,气干力竭。门内有口井,看到外溢的水便有了力量,舀上一瓢,咕咚下肚,凉到心尖,顿长精神。佛法无边,佛力无穷,我不得而知。只是人们说,虔诚拜佛,佛佑安乐。快乐、平安是人人都想拥有的最简单而伟大的心愿,坚守一种信念,也就怀有一份永不磨灭的希望。希望滋生力量,力量创造奇迹。万物相生,相互关连,世间许多理论是唯物主义无法论证的。

  我记得中考那年,母亲带我来到庙中,我先是好奇,而后惊讶。她命我先净手(用井里的水把手洗干净),用完斋饭,拖我去拜文殊菩萨,熙熙攘攘的人,疑惑,羞涩,扭捏。母亲气急了,告诫我要诚心。我效仿别人,跪在佛前,双手合十。我并未低头,看着菩萨慈眉善目,笑意融融,我默默许下心愿,母亲也跪在佛前小声地念叨了好一阵,听不清内容,但一定是希望我中考如愿。给菩萨敬了香,我迫不及待地遛了。回到家中,被母亲骂了好一会儿。

  中考第一科结束,回到宿舍,数学老师带领我们对答案,我觉得自己丢了好多分,很是气馁,其他同学也一样,失去了信心。晚上,我们七八个同学偷跑出去,聚到一同学家玩起了扑克牌,彻夜没睡。天一亮就去考试,那早考英语,头脑发胀,浑身飘忽。播放听力,只觉得耳边嗡嗡的噪音……浑浑噩噩走出考场,记忆里一片空白。下午考化学,头痛得要命,还在考场里小睡了一会,匆匆答完交卷。中考就这么稀里糊涂结束,假日里,爸妈忙着筹钱为我自费择校做准备。成...而且有的时候也是会愣住,叫她也没有反应,这是癫痫吗?_脑科_39...绩下来后,奇好。老师吃惊,父母震惊,我百思不得其解,早以为完了,结果令人出乎意料。母亲坚信佛祖的神力。我老师的解释似乎更合理,因为我平时基本功硬,所以没有受到影响。我人生仅此一次拜佛,不解其中迷,难寻其中味,却记忆犹新。也许,善男信女们坚守的也是一种信念吧。所谓“精诚所至,金石为开。”

  我顺利毕业,毅然回到家乡,扎根故土。目睹其发展和变化。虽然步伐有些缓慢,但终究是在前进。

  政府拨款在街中心建立了小广场,清晨和傍晚,乐声欢快,人们跳起广场舞。每年的七夕节,广场上如期举行山歌大赛,好多省份的歌手前来参赛,那场面非常壮观,人山人海,接踵摩肩。去年,我的家乡杨柳被评为“山歌之乡”,传承了独特的明间艺术。也是去年,家乡申报“最美乡村”,差一点点就审批了。虽然没有成功,但将来还有机会。不过在我心中,在家乡人的心中,永远是最美的。

  我眷恋着这片土地,我陶醉于景中,我沉醉于情中。

  关于家乡的抒情散文作品篇二:我的家乡

  我的家乡在广西,那里一年四季风景迷人。

  春天,花草树木都从睡梦中苏醒过来。草儿从湿润的土地里探出头来,树木抽出新的枝条、嫩绿的叶子,从远处眺望如同一把撑开的大绿伞。花儿不约而同地绽放出迷人的花瓣,带着清香的气味洒落人间,在这种境界种,怎能不令人陶醉?

  夏天,在农田里干活的农民伯伯感觉到累了、热了,就躺在大树底下乘凉,绿树成阴,一股清风,使人刚到舒坦。

  池边的的孩子们在那了戏水、玩耍。有的在钓鱼,有的在捣衣,还有的在游泳,给地球带来了乐趣。在清澈见底的潭水中,鱼儿快快乐乐的在水中戏耍。夜晚的乡下,老人们在大树下聚在一起聊天,小孩在捉迷藏。在这个季节里,人们、动物们过着无忧无虑的生活。

  秋天是个好季节,秋姑娘带着凉爽的秋风来到人间,撒过田野。田野里,金灿灿的稻谷,给地球母亲披上一身的金装。果园里,果实累累,树木都结出又大又甜的果子。红色的苹果,黄色的芒果,紫色的葡萄······挂在树枝上,如同一盏盏灯笼。

  冬天,虽然是一个光秃秃的,但是,宝鸡看癫痫病哪家专业只要你仔细查,就会发现,你好在一副画中。在一个阴天里,万物的颜色不像夏天那么深,那么强烈,如同一副水墨画。

  啊!我美丽的家乡,你是多么令我陶醉。我永远爱你,我的家乡。

  关于家乡的抒情散文作品篇三:我热爱的家乡

  我居住的县城离家乡有几百里。小的时候回老家,记忆中是一条遥远而艰难的路途,那时交通不方便,转车都要好几趟,老家的水电都还特困难,老家里的孩子一大群。我们这些城里的娃娃,对老家并没有太多的热情。

  我的老家在麻江县下司镇铜鼓村。自古以来,春节期间都有“跳芦笙”的民间艺术活动。对家乡跳芦笙,我只有儿时的记忆,姊妹们在小的时候最初接触到的音乐,就是父亲口头模仿的跳芦笙的节奏,最初接触到的舞蹈就是父亲母亲传授的芦笙舞。

  可是,我们从开始读书到参加工作以后,就再没有机会在春节期间回老家去,虽然常回老家,但都错过了春节期间跳芦笙活动。今年春节,因为大伯父过世,姊妹们回了趟老家。当亲人们结束了古老而隆重的葬礼仪式后,我们有幸观看到了家乡跳芦笙的盛况。

  这是一场规模盛大的民间艺术活动。

  远远地就能听到芦笙那古老的音乐悠扬响起,在山谷间,在田野里,在村村寨寨,漫山遍野,震荡天地。似追魂索魄,似倾诉着千百年古老的故事。我所看到的,是花的世界,音乐的海洋,雪亮亮的白银片在人群中闪动。一切都是我们从小就很熟悉和喜爱的音乐和舞步。

  芦笙塘上姑娘们最是风光灿烂,满身的银饰、最美的苗族盛装、涂脂抹红、插花戴朵,她们轻移着舞步,如皇后出宫,高傲而艳丽,尽显雍容华贵;如一场豪华的苗族服装表演,轻摆霓裳,千姿百态;银饰闪动的亮光,如聚光灯灿烂夺目。她们跟着芦笙手吹出的节奏,愉快地起舞,任凭人们惊叹和羡慕,吸引全场所有的目光,身上那些银饰唏嗦有声,似在为这样的盛会添姿添彩。

  我们陶醉其中,很快就迷失在这鲜花的世界里,歌舞的海洋中。

  我感叹老家千百年沿袭着如此盛大壮观的民间习俗,我庆幸与他们源自同一民族,拥有同样的血脉。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qcgfl.com  通灵宝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