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宝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俭则固 > 正文内容

柳絮纷飞

来源:通灵宝玉网   时间: 2020-10-20

【编者按】:哀怨凄婉的,的容颜,悲哀的,如果说注定是薄命,却为何总会有红颜存在?兰花草用细腻的心思描写了一个全然不同的故事,仿佛看见一个颠倒众生的在乱世里挣扎的,最终如柳絮纷飞.

  
  柳絮纷飞的,我被带入宫中,扶苏为我取名“柳絮”。每年柳絮纷飞的日子,看到那柳絮被风吹雨打去,我总会暗暗泪垂。
  
  (1)
  琵琶哀怨的弹着,我舞一袭薄纱在中,你仗剑而立凝神望着我翩翩起舞。
  “柳絮,后会有期!”你待我舞停,抱拳向我。
  “扶苏,你会想我吗?”我疾步偎在你的怀里。
  你爱怜的捧起我的脸庞,此时我泪流满面。相逢为何总是那么短暂?如此匆匆一别,不知何日相逢?
  “柳絮,待我筑好长城,一定请求父王与你成亲。让你做我今生唯一的王妃。”你的拥抱让我窒息,你的让我。
  你不舍把我抛在这个冷冰冰的宫殿,可是我只是一个歌女,怎能陪你四处?我其实不在乎那个名分,但是这么多天大王看我的眼神怪怪的,你知道吗?那个赵高这些天一直暗示我大王可能会纳我为妃,可是我不要这一切。我只要和长公子你长相厮守,我不要浮世的荣华!
  记得,当我的被大王坑埋后,我欲绝。我慈爱的父亲博学儒雅,自小丧母的我一直和父亲相依为命。那天,他和好多书生一起被大王请进宫中赴宴,谁知那时一别竟是最后一面。我没有见到父亲的尸首,大王要把这些书生的家人处死时,在人群中发现了我。也许我的哀怨打动了大王的心,也许我太小,总之杀人如草芥的大王竟然动了恻隐之心,大王没有杀我而是把我带进了宫中。我的名字是公子你取的,你说我像风中的柳絮,不知哪阵风会把我吹跑。
  
  (2)
  公子,今晚我又弹起了素琴,我感觉到自己琴音里的悲,我真的控制不住自己不想你。记得初进宫中,大王让我学舞,公子你总爱在我身边舞剑。那时,胡亥尚幼,也爱跟在我的左右。你每次动情的望着我,我能发现你眼里的火。多少个月朗星稀的夜晚,我们在画堂南畔幽会,我偎在你的怀里颤抖里,任你恣意爱怜。
  不好大王来了,赵高也尾随其后。
  “柳絮,还在弹琴。”大王伸出手要抱起我。
  我吓得逃离了那儿,大王紧紧相逼,我已经无路可逃了。
  “扶苏!扶苏……”我绝望的泪流满面,喊着公子你的名字。
  “天哪!我在干什么?难道真的如赵高所说,柳絮和扶苏有私情?”大王喃喃自语。也许他真的动了恻隐之心,否则这个杀人不眨眼的一代暴君,怎会?
  “你继续弹琴吧!朕想再听你弹一曲。”大王坐在我的对面,赵高早了这儿。
  “燕燕于飞,差池其羽。之子于归,远送于野。瞻望弗及,泣涕如雨……”我动情的边弹边唱。大王一定是被感动了,他的眼里有淡淡的哀愁。
  “你爱扶苏吗?”大王待我琴声停下问道。
  “爱!我要和长公子长相厮守!”我不知道自己哪儿来的勇气。
  “赵高,拟旨:待扶苏修筑长城完工,与柳絮完婚!”大有癫痫的人要吃什么药?王的话让我激动不已。
    
  (3)
  大王这么多天一直不段的送我珠宝,赵高对我的态度有了很大的转变,像一条摇尾乞怜的狗特意的讨好我。不知为什么我总是对赵高心生厌恶,总感觉他会破坏我的。我依然每天弹着哀怨的琴弦,再翩翩起舞一回,等着我心爱的扶苏。
  大王对我所做的一切都消除不了我心中的仇恨,我的父亲是他坑埋的,他为了登上皇位那么不择手段,我不能原谅他,不能!可是扶苏那么,我了刺杀大王的打算。冤冤相报何时了呀!公子善良如你,为何有一个铁石心肠的父亲?
  “柳絮,大王有请!”赵高急急走来。
  我停下琴弦,随赵高去见大王。
  那一个个台阶被我抛在了身后,巍峨的大殿就在眼前。大王依然一脸冷漠,他的内心也是的吧,虽然他高高在上!他没有享受过爱,也不会爱别人,他的眼里全是权力,全是一个的虚伪。
    
  (4)
  “柳絮,朕今天请你来有一事想问。”大王依然高高在上。
  “大王请说,小女子洗耳恭听!”
  “你还在恨朕吗?”
  “小女子不敢。”
  “我知道你一直不能释怀,因为我杀了你的父亲。可是腐儒着实可恼,妖言惑众,顽固不化。寡人实在是不得己而为之。”
  “你既然和扶苏两情相悦,朕成全你们。从今日起,你搬进冷月宫,赐阿秀和阿香两个奴婢伺候你。”
  “谢大王!”
  “请回吧。赵高帮柳絮收拾妥当!”
  “是大王!”赵高唯唯诺诺的回答。
  我从容走下台阶,大王一定在望着我,我不敢回头,就这么一直走下去。
  
  (5)
  公子,今晚我又想你了。你总说我像柳絮纷纷扬扬满天纷飞,可是公子我要做蒲苇,你当如磐石,我对你的情此生不渝。我又弹起了哀怨的琴弦,你听到了吗?那长城不知何日能修好?难道我与公子永远相逢无期吗?
  大王这段日子像着了魔似的四处寻找长生不老药,他不愿放弃自己千辛万苦得到的一切:广袤的疆土、不绝于耳的奉承、后宫三千佳丽……男人的虚荣得到极大的满足,他想天长地久的拥有。徐福今天带着人去为大王寻找长生不老药去了,我很想规劝大王,但是大王的暴戾是出名的,我不敢以卵击石呀!
  大王昨天出宫了,赵高跟着陪驾。白天胡亥找我,他告诉我他我,想让我做他的。我告诉他:“除了公子扶苏,我不会再爱上任何人!”他说从小我就是他心中的神,他会等到我回心转意的那天。看到我不为他所动心,胡亥满脸的走了。
  
  (6)
  扶苏,你在哪里?大王出巡已经几月未归,我总有一种不祥的预兆,睡梦中你们父子一直血淋淋的站在我的面前,我一次次惊醒。­
  如今已是酷暑时节,知了嘶鸣,绿树成荫。阿房宫宫女哀怨,管弦凄惨。作为女人,最悲哀的莫过于宫女了。一世凄凄惨惨一个男人,这个男人或者一生难见一面。那个长袖善舞的胡姬,因为大王梦中听说“灭秦者,胡也”­被稀里糊涂的斩为两截,想想能不心寒!<郑州癫痫哪家治br>   今日宫中一片缟素,听阿香说大王驾崩了。我说不出是悲还是喜,我一直想刺杀大王只是没有勇气,苍天有眼;可是我的扶苏,我们还能长相厮守吗?
  我没有一滴眼泪,宫女们哭声一片,她们大概也是为自己的不幸吧!那个暴虐的大王没有带给他们多少温情,她们冷冷清清的打法自己的,现在连一点受宠的也没有了。
  
  (7)
  又是酷暑时节,赵高每天找我,说公子您谋反已经被大王处死,让我委身于他。那个不男不女的东西看着我就恶心,我让他断了这个念头。可是赵高走后,我却一阵心悸,莫非公子你真的已经不再人世。
  宫中的池塘里,睡莲如醉,露珠晶莹剔透。我舞起水袖,公子你恍若眼前,与我深情对视。公子你在哪里?为何迎娶我遥遥无期?
  “柳絮,今天好雅兴!”胡亥不知何时走到我面前。
  “二公子有何事?”
  “柳絮,你知道我一直喜欢你的。”胡亥的眼里放着火,我怕自己后被焚烧。
  “不,二公子。我已经被大王许配给了长公子,你知道的。”
  “长公子已经自刎,难道姐姐不知道吗?”
  “真的……”
  “胡亥不会说谎。”
  我泪如泉涌,公子为何你我不能白头偕老?你为何弃我而去?我一定要找到你的死因,替你报仇雪恨。
  
  (8)
  岂曰无衣?与子同袍。王于兴师,�我戈矛。与子同仇!
  岂曰无衣?与子同泽。王于兴师,�我矛戟。与子偕作!
  岂曰无衣?与子同裳。王于兴师,�我甲兵。与子偕行!
  凄凄哀哀的弦乐响起,我又舞起了水袖,如风中柳絮招摇着,自己也不知道会被吹到何方?自从知道公子你遇难,我的心无时无刻不如在冰窖中。公子难得我们真的那么无缘?造化弄人呀!
  “柳絮,如果你今天再不依我,你下场会很惨的!”那个不男不女的赵高像幽灵似的倏忽跑到我的面前,我心里咯噔一下。
  “柳絮是绝不会嫁你的,我劝你死了这份心吧!”我拂袖而去。
  
  (9)
  秋风卷起黄叶,我独立寒秋,心亦苍凉。宫中如云,胡亥无能只知声色犬马。宫女怨声载道,胡亥恣意妄为,赵高也私藏宫女,猥亵她们。孟姜的妹妹仲姜被赵高带入宫中,因不堪其辱,今天拔剑自刎了。胡亥也想找我,可能顾忌长公子你的原因吧,他也怕阴司报应。
  可是我总感觉我平静的日子越来越少了,赵高频频找我,威逼利诱。胡亥也想要我委身于他。长公子,你在天有灵,我该怎么办呢?
  秋风呜咽,管弦凄恻,这愁煞人的日子何时是头?柳絮奈何命苦如此?
  “柳絮,又在想什么?”胡亥不知何时已经来到我的身边。
  “没有什么,大王?”我嗫喏着。
    “柳絮,我什么我在你心里永远代替不了扶苏?”
  “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
  “你就想这么苦着自己吗?”
  “大王别逼迫奴婢,行吗?”
  “如茂名市最权威的三甲癫痫病医院是哪家果你不依我,我会把你赐给赵高,他可是对你垂涎已久!”胡亥一脸坏笑的走了。
  我的心被掀起一层涟漪,我该何去何从?
  
  (10)
  今夜,月华如水,我在胡亥的宫中。
  那个凄凉的夜晚,我把自己的处女之身交付给了这个我根本不爱的男人。那个夜晚,呻吟喘息,凌乱的衣衫,我无力挣扎……
  胡亥对我还是体贴的,只是公子你死因不明,柳絮实在心有不甘呀!
  胡亥说我在他心目中一直是一个女神,他不敢亵渎我。公子我好几次想趁胡亥熟睡时,杀了他,但是他的柔情缱绻一次次让我退缩了。
  长公子,我该何去何从?
  
  (11)
  夜,阿房宫万籁俱寂,飘着,如满天飞絮洋洋洒洒落在宫中每个角落。
  这漫天飞雪掩盖了多少罪恶,这庭院深深的阿房宫,埋葬了多少宫女的梦,揉碎了多少颗柔弱的心。
  “柳絮,你在哪里?”胡亥如一个孩子,一刻也离不开我。也难怪他自幼丧母,有深深的“恋母情结”,他不能算个坏男人,只是太平庸了些。大小事情都是赵高做主,他如木偶戏里的傀儡,想想宁不心疼!
  我款步入内室,胡亥揽我入怀。我不知道自己到底对这个男人是恨还是爱?后宫佳丽三千人,他现在统统视而不见,只与我终日脉脉缱绻。
  “莫折我,折我太偏心。我是曲江河畔柳,这人折去,那人攀,恩爱一!”我挑起琴弦,凄然而歌。
  胡亥呆坐在我的旁边,就像多年前我衣袂蹁跹时,他出神的凝视着我。
  
  (12)
  阿房宫大火熊熊燃烧,宫女声嘶力竭的哭号,铁骑在宫中横冲直闯,厮打、抢掠,到处都是鲜血,恐怖……
  胡亥急急而去,我其实早渴望一场大火焚烧了这儿的一切罪恶,这肮脏的阿房宫有多少冤魂野鬼。
    “大王,这儿还有一个绝色女子!”一个手持戈矛的男人,急匆匆的喊道。
  “带出来!”一个粗犷的男高音飘入耳膜。
  “是!姑娘跟我来吧!”
  我走出这个留下我爱恨情仇的宫门,潸然而下,我只是曲江柳呀!这人折去,那人攀,恩爱何其短?
  
  (13)
  漫漫黄沙,金戈铁马,尸横遍野,一片厮杀……­
  自从那场大火把阿房宫化为灰烬,胡亥被杀戮后,我就被带到了楚营。
  此刻,我偎在大王的怀里,大王每次出征总带着我。这个号称“西楚霸王”的男人,其实温存又多情,他执意要喊我“虞姬”。虞姬是他心爱的女人,大王见到我之前虞姬已经病逝,他总是说我像极了虞姬。这个外表的男人,内心却有柔弱的一面。他说怕自己哪天战死沙场,一定要自己心爱的女人追随着,才能心安。
  “大王,刘贼余寇逃走了,怎么办?”
  “不用追了,班师回营!”
  “传大王令:各部班师回营!”
  “虞姬,你真是大王的福星!”大王深情的抱着我,附在我的耳畔诉说着。
  “蒙大王厚爱!小女不胜北京治癫痫病医院有名吗感激!”我迷恋上了这个男人。
  项羽虽然缺少了长公子你的文气,但是多了几分粗犷,多了几分男人的气概!胡亥在床上是缱绻的,而项羽却是暴风骤雨似的,项羽让我感觉到自己是个真正的女人!扶苏,我只是柳絮,不能把握自己的,始终要依附男人而生存,你能原谅我的不忠吗?­
  
  ­(14)
    大帐外衰草萋萋,大帐内觥筹交错,大王今天可能真的醉了。我持剑载歌载舞,大王醉眼迷离间,也仗剑而舞。这个不可一世的楚霸王,如今与我这个卑微的女子纠缠在一起,我何其幸也!
  “虞姬,陪大王共饮此杯!”大王拥我入怀,手执金樽送我嘴边。
  我一饮而尽,大王多情的盯着我的双眸。醉吧!醉吧!今朝有酒今朝醉!我只是一个乱世里的红颜,我只是曲江的柳枝,我如何左右自己的命运?承君恩,恋,辗转流离尘世间!
  “大王,我永远都是你的女人!”我今天亦忘情,不能再像玩物游走于男人之间,我要抓住这个今生的依靠。
  “哈哈哈……”大王的笑声响彻寰宇,“你这个可人,孤家怎忍心弃你而去!”
  泪眼婆娑间,大王已经把我抱入锦帐,宽衣解带。
  如酷热的午后,从天而降一场清凉的雨,那种飘飘欲仙的感觉,再次让我迷醉。莫非我柳絮是为情而生的女子?
  
  (15)
  夜,一片死寂,秋风吹着枯叶,垓下笼罩在恐怖中……大王酩酊大醉。
  四周楚歌哀怨,将士们无心恋战,个个顿起思乡之情。家中妻儿老小不知如何?连年征战,黎民涂炭!
  “大王,大事不好!汉贼已经把我们四面包围。”
  “滚!滚!”大王一定疯狂了,他声嘶力竭的咆哮着。
  “虞姬,虞姬你到孤家身边!”大王喊着。
  我怯怯的走过去,我恨自己不能为大王解忧,不能战死疆场,只在此苟且活着。
  “虞姬,再陪孤家舞一次剑吧!恐怕我来日无多了!”大王的声音有一丝哀伤。
  我仗剑而舞,大王泪流满面长歌当泣。
  “力拔山兮气盖世,
  时不利兮骓不逝。
    骓不逝兮可奈何,
    虞兮虞兮奈若何!”
  “大王,妾身今生已侍君,怎会苟活于人世?跟随大王那么多年,承大王恩宠,已自庆幸,此身不会再侍奉别人!”我跪在大王面前,心如刀割。老天,你待我何薄?深爱的男人不能长相厮守,辗转流离尘世间数十载,我终归是柳絮,被风吹雨打,深陷淖泥里。
  大帐外楚歌越来越近,我明白此时我已经没有选择的余地!大王我先行一步了!
  
  
  (后记:柳絮饮剑而亡后,汉军铺天盖地杀进了楚营。项羽把柳絮掩埋后踉跄逃离,后自刎于乌江畔。)

上一篇: 心醉仙人山的野生古茶

下一篇: 悲魂独奏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qcgfl.com  通灵宝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