通灵宝玉网

您现在的位置: 首页 > 枸杞粥 > 正文内容

岳父

来源:通灵宝玉网   时间: 2020-10-20

  早晨,我还没去医院,妻子又打来电话,说岳父又耍孩子脾气,不吃早餐,闹情绪,让我快去说说,做做思想工作,我知道这是件不容易的事,现在谁说岳父都保持沉默,好点了,还点点头,表示认可。岳父情绪不好了,谁也不理睬,就呆呆望着天花板,眼睛里噙满绝望的神情,觉得自己的来日不多。便自己糟蹋着自己。
  
  对于这样的异常反应,我想不是岳父的意愿,动手术后,看着一个精干的老头,一下子,下不了床,话也说不出来,靠我们这些子女主观猜测去理解他的意思,更激起他的不满,不断地哀声叹气,有时说烦了,谁也不理,对着墙壁使气,犹如一个闹情绪的孩子。
  
  有次护士输液时不小心将血管扎破了,可能是疼得缘故,还是情绪低落,眼神狠狠地盯着我们,好像是我们让受罪,竟不听话的拔正在输液的针头,吓得我们赶快劝说,不断地叫医生前来帮忙救驾,才避免一次情绪失控。
  
  我们知道,这是脑手术后病人的化疗期,脑部神经还处于一种紊乱状态,情绪也正在不稳定状态,一个几十年从没得过病,突然一场大病,把他固定在病床上,任人摆布,他无法接受。加之不听使唤的身躯,不能自由表达的心声,让他烦躁不安,每天大多时间,除了昏昏沉睡,再就是望着一瓶又一瓶进入他身体的液体。
  
  岳父今年七十三,在没动手术之前身体一直很好,只是胃有些毛病,但不碍事,也很少有其它病。自从九月份从北京旅游回来后,觉得头有些晕,有次差点晕倒在路上,家里急忙送到医院检查,结果除了血压高没什么症状,住了几天医院,输了几天液体,觉得没大毛病,在家静养,谁知过了几天,头晕病又犯了,只好再次送到医院进行详细检查,经过化验拍片等一道道程序,觉得脑子里有问题不敢断定,也不敢告诉他,生怕他多心,但岳父心里跟明镜似的,知道自己的脑子出了问题,至于是什么他倒不很清楚。
  
  送到省城医院复查,才知道是脑胶质瘤,虽然使用了当今比较先进的治疗脑瘤的伽玛刀放射疗法,辅之以化疗的办法,但还是留下了后瘫痪,失语的严重后果。对于丧失意识,嘴吐出白沫,这是怎么回事?这样的结果,出乎了所有人的意料。有人说,这么大年纪了,就不应该动手术,采取保守疗法,但事以如此,埋怨没有任何意义,因为子女尽力了,出了这样的情况也是任何人不愿看到的。
  
  岳父是家中的长子,是唯一一个考上学的孩子,毕业后分在宁南山区,后来调回来,在当地金融机构工作至退休。
  
  对于岳父一生,我总觉得平平常常,自从认识妻子起,见到他那天起,总的感觉是岳父勤劳节俭,随和本分,谈不上有什么特别之处。话也不多,不怎么笑,也极少生气。往往穿梭在单位和家之间。
  
  岳父的话不多,但说出来却让人感到有一种深刻的生活哲理在里面,也许他从事金融工作,认识的人也多,长时间的耳闻目染,让他对人生生活有深刻感悟缘故吧?他总在我们去看他时,给我们讲一些他所熟识的人的逸闻轶事,让我们从中得到或多或少的人生启迪。
  
  尽管他做过教师,但他很少在我们面前提及他在山区工作那段困难教师生涯。我知道那是埋藏在他心里的一段不愿诉说的往事,有几次我曾想打开那段他不愿提及的往事,但考虑他一直没有提及,也不愿提起,生怕提起来引起他的伤感,所以只好搁浅。
  
  岳父形象时常让我想到前几年看过的韩剧《说不出的爱》中的主人公安正焕的父亲安在孝校长,他骑着自行车穿梭在学校与家之间,走路不紧不慢,显得慈祥而又深沉。时常将他和岳父行为举止联系起来,内心便会产生莫名奇妙的亲切感。
  
  岳父一辈子没过上什么好日子,他的一生养育六个子女,五女一男,现在都有稳定的工作和不错的收入,在经济比较困难的年代依靠自己微薄的收入将子女抚养成这样,的确很不容易,以致父亲经常给我说起岳父,认为岳父很有本事,能让六个子女全部工作,而且工作单位教师和银行都是时下最稳定的职业,不像他那样除了两个考上学,两个招工,其他的三个都职业不好,父亲说的时候对岳父的钦佩溢于言表。
  
  其实事情不像父亲想像那样,为了留个子女的工作,岳父岳母一直勤俭持家,日子兰州有哪些治疗癫痫的医院过的也不宽裕,他们宁愿多吃些苦,也不让子女将来因为没工作而将来受苦受穷。听妻子讲,岳母为了她和小妹上学,竟忍挨饿受冻地在街上卖菜十几年,直到他们个个参加工作才放弃了卖菜,到现在落下了风湿的毛病,以致现在走起路来一瘸一拐,看着让人觉得心酸。
  
  岳父是个话语不多的老人,但却喜欢热闹,这和所有老人一样,害怕孤独,害怕寂寞。一有空,总找那些和他一般年纪的老头聊天,谈心,打发空虚无聊的时间,有时约上几个老头打打麻将,即使输了,也是不气不恼,显得心平气和。
  
  知道他不抽烟,不喝酒,就这个喜好,所以有空去看他,吃过饭,没事的时候,总喜欢坐下来玩玩,他也显得很高兴,有说有笑,完全没有了平时话不多,笑没有的表情。每次玩的时候他总是赢多输少,所以老婆说她爹是麻将师,在儿女面前永远是赢家。这时岳父听着这话很受用,显得很开心。
  
  岳父在农村工作时间长,经常由于催收贷款的事奔波于个乡村之间,所以是个闲不住的老人,即使去了子女的家里,也是当天去,当天回,很少住下来。去了,也是这儿瞅瞅,哪儿看看,将他看着不顺眼屋内物品重新摆放,完全不顾女儿女婿的感受。
  
  妻子是岳父的二女儿,看得出他很偏爱二女儿,也许是二女儿随他在单位附近的学校上过,对他也有过生活上的照顾,所以他很偏爱二女儿,在二女儿没有考上大学的情况下,依然不顾经济状况,让二女儿自费上了大学,并且有了不错的工作。
  
  岳父来我家来的次数最多,大概是偏爱二女儿的原因吧。我知道,我家门前小园的围栏是他围的,小园周围路也是他砌,就连爬满楼房墙面的爬山虎也是他亲手栽下的,那平时很少进去的煤棚的置物架也是他砍了家里的树,托人拉到木材加工部,锯成木板大家起来的,因此妻子,常常说,她老爸在我家干的最多,你可要知道,别忘恩负义,我说那能呢!我感激还来不及呢!
  
  有一件让我困惑了一阵子,前年,岳母要缴纳养老保险,岳父要每个女儿帮助,说他没钱。我困惑,有儿子,他还有武汉哪家医院治疗儿童癫痫效果好退休工资,怎么会让女儿们帮助,就不顾虑女婿的想法?我听了妻子说这话,我并没有什么意见,我就说,这个你拿主意,毕竟你父亲提出来了,再说他供你自费上学,帮忙也是应该的,是尽孝。
  
  结果听说几个女儿都帮了。我也没说什么,我想,我的父亲不会这么做,他老人家顾及子女的生活的为难,也顾及到儿媳女婿愿不愿意出,他害怕我们家庭因为这事发生不愉快,而给儿女家庭带来不和谐,即使借钱也行,从不向子女开口。
  
  还有一件事,让我对岳父岳母很是不解。我儿子满月那会儿,父母坐车千里迢迢从老家来看孙子,看完孙子后,顺便去了岳父家,看了岳父岳母,我想岳父应该婉转地留下来,两亲家聊聊,毕竟岳父也在山区工作过,但看岳父什么也没说,岳母也是冷冰的,饭菜也是普普通通的家常便饭,完全没有岳母娘家人来时那样的鸡鸭鱼肉的款待,看到这些,父母倒觉得没什么,但我心里却堵得难受,堵得慌,心上如压了块石头一般沉重,本来父母想再看看孙子,但自尊仿佛受了伤害的我,没有满足父母的愿望,把父母送到银川的姐姐家。
  
  我想,父亲母亲,你这么远来看孙子,被我看做父母,和你辈分一样的岳父岳母,这样对待你们,你们不在意,我却心里不平静,谁家里没有一顿家常饭,谁家没有住处,何必住在他家,受这种冷落。
  
  其实,相对于岳父的寡言少语,相对于岳父的随和与宽容,倒让人觉得没多少感情芥蒂,岳母就显得小气,小心眼多了,让我始终无法与其倾心交谈,总觉得她带给我那种情感隔阂,一时半会儿是消除不了,是岁月积淀下来的,在心里始终像个阴影,无法走出。
  
  不只是我对岳母有隔阂,岳父的兄弟姐妹也对岳母有成见,以前总听外人说岳母不赡养老人,把老人推给没有工作在农村的岳父小弟抚养,岳父的弟弟和岳父住着对门,但以前很少串门,至于其中的恩怨我也不太了解,我想大概与岳母的为人有关。
  
  这次岳父动手术住院,岳父的兄弟姐妹偶尔来了一两次外,再没有没有人看望,我在纳闷,哥哥住院,兄弟杨中原姐妹应该常看看才对,怎么兄弟姐妹这般生分?大概与以前他们之间有瓜葛有关吧。
  
  说起岳父,我又想到岳母的做法,就是我订婚那会,她跟侦探似的托人打听我的情况,生怕我是个诈骗犯,拐跑了她的女儿,我儿子一岁多没人带,我想让岳母带带,但她不肯带,岳父是个男人,自然没带过孩子,也没说什么。我只好将一岁多一点的儿子送到幼儿园,做为岳母,我觉得她太现实,也势利。
  
  何止这些,岳父在某方面也听从于岳母的言行,使一些事的做法与别人的想法背道而驰。让我对岳父的形象打了折扣。别的不说,就说子女,成了家,是别人的事,你最多的开导教育,总不能像在自家那样,不顾及别人的感受。子女受点委屈,不说子女的不贤惠,不持家,而是总说女婿,对方家的不对,致使子女在婚姻方面经常出现一些问题,致使四女儿至今领着孩子孤单的过日子。
  
  我理解老人对自己儿女心思,但是他们对女儿的爱护和偏袒似乎是否有些过份?致使子女家庭反而不和睦。也不知岳母想过女儿内心的感受没有,不知岳父在病床是否因为他们言行给女儿带来的伤害而感到愧歉过没有?我知道岳父常常叹息,不知道他的叹息是对子女的操心,还是出于一种无奈。
  
  岳父的瘫痪和失语,让我感受岁月的无情和人生老去的无奈,看着以前精神矍铄的老头变成这样,他的儿女很纠结,为他,私下悄悄哭泣,为他,忙得焦头烂额,我的心情也好不到哪里去,寄望岳父能够快点好起来,即使不说话,能走也行,或者能说,坐在哪儿给儿女精神鼓励也罢。
  
  有时想,人生在世,你高兴也罢,痛苦也罢,有些磨难都要经历,他不会因为你的个人意愿而消失,我们只有坦然的面对这种磨难。因为人生就是一个过程,幸福要经历,痛苦也要经历。不是每个自己说了算,这是自然规律,谁也无法逃避。
  
  岳父,春节临近,我代表我全家,衷心希望您能够好起来,让我再一次看到您久违的笑容,再一次听到您低沉而又有些沙哑的声音。
  
  

上一篇: 布谷鸟

下一篇: 假如爱情

推荐阅读
本类最新

© zw.qcgfl.com  通灵宝玉网    版权所有  京ICP备12007688号-2